残雪落夜

补着旧番,萌着冷cp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什么内容
目前lof只用于视奸
永无止境的低产期

©残雪落夜
Powered by LOFTER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我开的那个脑洞什么时候能填上系列√

讨厌画箱子嗯√没有找原著箱子是啥样的随便糊了一下……

一画逗比就毁图系列√

康尼是近战的尾赫,萨沙是远程的羽赫,虽然觉得萨沙的战斗力没有那么不持久,但觉得鳞赫和尾赫好像【喂】,一起用库克因的话会分不出来【喂喂】

好像没看到女性搜查官的制服,就自己搞了一下短裙√

以及羽赫真是难画_(:з」∠)_


题外话……刚才在微博上有人老回复我把东京喰种看成东京杂种,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我很不舒服……

某脑洞补完系列√

感觉阿尼真心合适羽赫啊ww~难得被自己的画苏一下ww~

羽赫超难画啊嘤嘤嘤!上了明暗之后看起来才不那么奇怪了……有多奇怪具体看第二张【捂脸】简直鸡翅膀……

昨天那个脑洞的补完系列……麻麻窝再也不手贱画面具了QAQ

胡搞的于是比例全都死了【捂脸】

贝贝的面具研究了好长时间简直可怕……结果画出来还那么丑【拍飞】

莱纳的倒是还好……把标志性的嘴部给去了TVT

感觉似乎开启了某种鸡血模式……鸡血没燃尽的话估计能画出一套来Orz……

如果放在东京喰种的世界观里的话,估计莱纳贝贝和阿尼就是主角组的赶脚?感觉艾伦兵长他们更合适喰种搜查官ww~箱子西服什么的也帅帅的ww

关于设定

贝贝给我的感觉其实和金木挺像的,加上超巨的身份,感觉不给个屌点的赫子不行啊,没怎么想就画了鳞赫

给莱纳甲赫其实我挺纠结的……因为是铠巨所以第一反应是甲赫,但是觉得铠巨也没那么笨重,也想过要画尾赫,不过最后还是选了甲赫就是了√

阿尼肯定要羽赫没商量√虽然觉得阿尼挺适合尾赫的……

感觉设计面具好烦……但是忍不住要画【捂脸】

 

【同乡三人组】风言

食用说明:

1.这是一篇以阿尼为中心的文章

2.参考现代paro设定

3.精神病表现注意

4.意味相当不明注意


你……有仔细听过风吹过耳边所发出的声音吗?

我一直知道,它们是会说话的。它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真诚的伙伴,在一段时间内也曾是我唯一的伙伴。它们从不会欺骗,甚至会将它们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

只可惜不知从何时开始,它们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无处寻踪。


“我从布朗太太口中听说,你的邻居利昂纳德家的女儿最近好像不大正常……”

“你是说阿尼吗?的确,自从那个孩子的父亲过世之后,她就常常一个人待在屋子里自言自语,看上去真是怪可怕的。”

“真是可怜的孩子…

 

【莱贝】笨蛋的恋爱方式(小贝贝生快w)

公交车里坐满了人,但并不多么拥挤,前面的座位一群学生挤在那里,或站或坐,不时发出充满活力的大笑声。

有着金色短发的青年被同班同学们围在中间,相比同龄人,他看上去更加高大壮实,脸上时常带着温和的笑容,实际上他的性格也像他的长相一样给人值得依赖的感觉,所以在同学中颇受欢迎。

“所以说,下次也要一起出来啊,莱纳!”

坐在座位上的学弟十分兴奋的挥舞着手臂,这让坐在他身边长得像女孩子的青梅竹马有些不知所措。

“最近的话大概不能出来了,因为作业还没有做完呢。”

“诶——饶过我吧!这个时候就不要说作业的问题了。”

“我看是因为艾伦的作业还一点都没动吧?”

“让!你这个家伙!难道你就写完作业了吗...

 

【同乡三人组】牢

食用说明:

1.这是一篇以同乡三人组为中心的友情向【划掉】黑暗向文章

2.时间发生在人类战胜巨人的五十年后

3.血腥表现有,人物ooc有,绝望气氛有,苦手的第一人称注意

4.作者的报(nao)社(zi)系(you)列(bing)

请谨慎观看此文章


“准备好了吗?今天你们将看到的是应该让你们铭记一生的东西。”

博物馆的解说员站在那扇不起眼的门前,一再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在进去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母亲在我出门之前也露出了相当意味深长的表情。

“人类不应当忘记历史,纵使它们是耻辱的,但现如今也已经被我们以顽强的精神战胜了,这个房间里所展示的,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

 

【莱贝】预言

莱纳·布朗至今都记得那一天,那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尽管当时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

那天似乎有个糟糕的开始,天气很差,下着大雨,莱纳的心情也很差,因为他刚刚被炒了鱿鱼。

那个矮子迟早要后悔的!他一边诅咒自己的上司这辈子都长不高,一边钻进那辆看上去有些旧了的车——那还是他大学毕业后在父母的捐助下买的。

莱纳发动了引擎,然后——

今天真是我的倒霉日,莱纳看着倒在自己车轮子下面一动不动的黑发男子,手指哆嗦着拨打了911。


“一切都好吗?几天没有你的消息了。

(Everything ok? Haven’t heard from you in a few days...

 

【莱贝】太阳光(贝特霍尔德生贺)

世界就这样远去。

光芒似乎距离他很远,那距离还在不断增大,很快,眼睛便酸涩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仍在下沉,层层叠叠的水波将他推往更幽深的地方,耳朵里也满是水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想要挣扎,然而四下触碰不到任何东西,仿佛被这世间所遗忘了……

他妄图睁开眼睛,但那只能让双眼感到难受,摇曳的水波冲入眼中,大脑所能接受到的景象只有片片仿佛被打碎后混杂在一起的光影。

于是索性闭了双眼,身体也随着水的渗入而变得冰冷无比,渐渐失去了感官。

他感到无比的疲惫,身体似乎变成了石头,促使他向深处堕去。

那感觉,竟是无比的安宁,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康萨】光年16

钟声响了起来,玛利亚之墙附近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巨大的门扉缓缓的开启,在孩子们欢喜的叫声中,身着印有自由之翼的绿披风的调查兵们有条不紊的向门内走来。

为首的是埃尓温团长,跟在他身侧的是矮个子的兵长利威尔,马上的两个人似乎正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什么。

气氛非常热烈,坐在马上的调查兵们脸上是眉飞色舞的神情,这样一来,大家也都知道他们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从一年前与以兽之巨人为首的巨人们发生大战以来,命运的天平似乎就开始逐渐向人类的方向倾斜过来,接连传来胜利的战报,对巨人的调查工作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玛利亚之墙被一点点夺了回来,新的墙的建造也正在计划中——利用巨人的硬化而建成城墙,这一点在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