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雪落夜

补着旧番,萌着冷cp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什么内容
目前lof只用于视奸
永无止境的低产期

©残雪落夜
Powered by LOFTER
 

【天空侵犯】BE命题系列05

5.梦里的圆满结局/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食用说明:

1.cp是狙击手面具人X本城理火X狙击手面具人

2.狙哥控制加强遭遇理火,开始厮杀设定

3.人物死亡注意




“要来一根吗,理火?”

狙击手站在这条空旷走廊的尽头,黑色的西装依然那么惹人注目,他远远地伸出手臂,一副等理火上前来拿烟的样子。

那个家伙,教唆未成年人吸烟连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吗?不过自己也是,在这个世界里人都杀过无数次了,还在乎什么抽不抽烟的……一边想着,他大步向走廊的那头迈步,看着不到百米的距离,实际走起来却出奇的漫长,是因为之前的战斗让他消耗太多体力了吗?

“真的要接?我还以为你不会抽烟——?!”

狙击手揶揄了半句,却没想到理火没有从他手上的烟盒里拿出烟卷,反倒劈手将他嘴上叼着的那半根烟给夺走了,还没等狙击手说什么,理火已经将那根烟塞进嘴里,鲁莽的猛吸一口,结果不出意外的被呛了个正着,立即咳嗽起来。

“……嘛,明明可以不勉强自己的。”

狙击手见状耸了耸肩,虽然因理火的逞强而无奈,但还是老好人地替他拍背顺气。

“你这……咳咳……你这家伙,回到那边之后,绝对要来和我见面!”

第一次抽烟就被呛出了眼泪的理火同学一边咳嗽,一边恶狠狠地瞪着狙击手。

“为什么是我去到你那边啊,想见面的话不应该是你找上门来才对?”

“废话……因为你一副看上去就很闲的样子。”

面对理火这么理直气壮的回答,狙击手反而觉得无法反驳什么了。

“好吧,我知道了,反正住址也已经记住了。回头要是还活着的话,我就找找看。”

走廊的对面也已经开始塌陷了,虽然打败了最后的敌人,但这个满是高楼的世界却也因此而崩坏,从肉眼可见的地面开始塌落,坏掉的地方完全陷入黑暗之中,不知道通往何处,也不知道这是否才是真正的逃离办法。

如果就这么死了的话,虽然不甘心,但到那时候也已经没法挽救了;只是,万一他们真的回到了原先的日本,无论如何都要再聚在一起庆祝,抱着这样的想法交换了彼此的住址。

“……开玩笑的,我一定会去找你,就这么约定好了。”

裂痕以极快的速度向走廊这头蔓延,建筑物崩塌所发出的轰鸣令狙击手的声音也模糊起来。他又将理火指间那根本攥的皱皱巴巴的烟抽了出来,自然的放进嘴里。

“到那时候,再将所有话都讲明白吧。”

到最后,不知是谁的,掺杂着遗憾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两人脚下的地板瞬间崩裂,同时跌向不见底的深渊中去……

 

胸口……火辣辣的疼……发生什么了?

随着疼痛,意识也逐渐回到了理火身上,他倒在地板上,四肢无力地摊开,想要动弹一下都很困难,剧痛源自于胸口,粘稠的血溅了他满身满脸……他记起来了,那是他自己的血,他已经……快要死了。

“……是梦啊……”

身边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仿佛正为什么而遗憾似的,理火费力地偏头看去,只见是狙击手满身狼狈地倒在墙边,那家伙浑身都是被自己用锤子砸伤的痕迹,恐怕是连骨头都断了,否则也不至于到在那边动弹不得——不过要论起凄惨程度,他可不敢断言是自己比较轻,除了心脏的致命伤之外,手脚关节之类的地方也有被射中,更不用去数擦伤的数量了。

“受了这种伤……活不下去了吧?你也是……我也是……”

似乎是没发觉他已经醒了,狙击手在那边自言自语,虽然他那边也是出血量超大,不过看上去不像自己,连说话都已经做不到了。

“反正也活不成了……不用执行自杀命令……还蛮幸运的……”

因为那家伙没有被近神者操控,所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植入那家伙脑中的命令再度控制了他的行为,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互相厮杀……真不甘心……

狙击手的右手上握着一个打火机,正没什么力气地滑动点火的齿轮,只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将它抬起,并为自己点上最后一根烟了。

理火渐渐感到寒冷,呼吸间带起的痛感也似乎减弱了不少,眼皮好重,但是睡着的话就不可能醒来了——虽然心里知道这一点,但还是不由得闭上了眼。

“现在说已经来不及了吧……理火啊……我……”

渐渐地,也听不到打火机齿轮摩擦所发出的声音了……



后记:

写到中途停下的话本来可以开放性HE的,但因为是BE命题,所以不由得就加上后面的部分达成双杀了X

虽然想不通怎么解释比理火强的狙哥却是和理火同归于尽,不过终于弄死狙哥一回还是蛮开心的【你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