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雪落夜

补着旧番,萌着冷cp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什么内容
目前lof只用于视奸
永无止境的低产期

©残雪落夜
Powered by LOFTER
 

【康萨】光年9

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偷懒这种事,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发现了,举报者是因为害怕艾伦被利威尔兵长训斥而说出萨沙名字吸引后者注意力的三笠,以及跟风卖队友的让。
虽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违反军纪了,但或许是看在因为两人刚参加完出墙作战的份上,利威尔只是听从基斯教官的建议,把萨沙和康尼踹出宿舍在外面吹一晚上冷风。


这样的惩罚由利威尔说出来简直是太仁慈了!





虽然是很仁慈的惩罚,但呆在外面,两个人很快就觉得无聊,所有人都进了宿舍,这时天才刚刚暗下去,两个人的影子在挂在房檐的油灯的照耀下长长的拉成一线,不是一人,却也显得寂寥孤单。


“我说,我们不会还要睡在操场上吧?”


康尼无聊到要自说自话的地步,虽然是问句没错,不过他没指望萨沙能正经的回答他什么。


说起来,到现在还记得啊,刚进入训练兵团的第二天自己就被罚,以至于和萨沙睡在操场上的事情……说起来,为什么要刻意去想“和萨沙”这三个字啊?


康尼双手环胸站在宿舍的侧墙,而萨沙就在他旁边不远处,他急匆匆的别过头去——如果不是因为上身藏在暗处的话,萨沙大概会看到他脸红的模样


萨沙对这惩罚倒是不以为然——毕竟这次没有不准她吃饭,对她来说其他惩罚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背靠着墙,百无聊赖的踢着腿,嘴里哼着轻快的小调——哼唱的方法是康尼所熟悉的,在他那靠近墙壁的家乡,也流传着这样轻快且不知名的小调。虽然都是无意间哼出的调子,可能哼过一次就忘了是什么旋律,但却有着莫名的辨识度,森林的子民们特有的调子,让他们就算分离许久也能相认。


这么说来,萨沙的家乡也是在自己那边吧?康尼稍稍侧过头,注视着那个长相秀丽的女孩,看着她站在灯光下自娱自乐,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的时候,莫名的被惊艳到了。


萨沙……其实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啊……





“啊啊这样下去太无聊了!所以说不如我们跑到舒服点的地方再睡觉吧?”


康尼坐在地上——说是他坐在地上实在是太好听了,准确来说应该是躺在地上,只有头靠着墙壁没有碰到地面——盯着天空的半轮月亮在云间穿梭了几个来回,最终是厌倦了,他烦躁的从地上翻身起来,小声嚷嚷着,也不管萨沙的意愿,拉起她的手就向哨塔跑去。


哨塔很高,但这种高度对连立体激动装置都会用的二人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康尼似乎是为了在寒冷的夜里让身子热起来,又像是那种男生经常在女生面前显摆一般,猴子一样抱住塔杆爬了上去——当然,萨沙是很正常的走梯子上去的。


“哈——果然就木板要比石子路好多了……这里还有稻草,要铺一点吗?”


康尼爬到塔上的时候,萨沙已经在那里坐了一段时间了,他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看着萨沙说道,那张脸大概是因为剧烈活动而泛起红色来。


“唔……好啊。”萨沙说着把手里的稻草丢到了康尼头上。


“唔?!呸!都什么啊!太过分了吧?!”


康尼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将身上零碎的稻草全部抖落到地上——还好他是个光头,不然稻草纠缠在头发里可是会处理很久的哦?


不过萨沙显然并不在意这种事情,她拉下头绳就扑进了那堆稻草中,还颇为亲昵的蹭了几下,这下子,身上、头发里就全是稻草了。


“真是的,也不能这么不注意啊!”


康尼无奈的将萨沙从稻草堆里拖起来,萨沙看上去很快就要睡着了,被康尼这么一拖,十分不满的低声嘟囔着。


“别动啦,头发都缠在一起了。”


康尼歪着头,咧着嘴,有些不耐烦的将稻草从萨沙头发上抓下来。


“明天再弄就好了……”


萨沙闭着眼睛,因为是被拖起来的,又已经陷入了睡眠,于是上半身靠在康尼身上,下半身坐在稻草堆中。


“明天肯定来不及的啦——你知道让那个家伙吗,他要是晚上不好好把头发梳好,第二天起来上半边的金色头发就会全部扭在一起,看上去超可怕诶。”


他自顾自的在哪里啰嗦着,而萨沙已经陷入了睡眠之中。


“……不好好梳头可不是个好习惯。”


康尼顿了一阵,用极轻的声音说道,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什物。





“什么啊,竟然不是食物。”


萨沙看着手中的什物——是一个木雕的梳子,做出了大概的形状和梳齿,有些应该镂空的地方还没有刻掉,梳子的轮廓也很粗糙,一些尖锐的角也没有磨平,就这么看上去是毫无新奇之处的平常物件——有些失望的嘟囔着





康尼手里拿着一把朴素无华的梳子,梳齿的地方磨得有些过于圆滑了,而梳脊却显得有些粗砾,那梳子像是新做出来的,梳齿的缝隙里还残留着木屑。


他对着梳齿的缝隙吹了几下,挽起萨沙散开的棕发,带着些小心翼翼的梳了起来,一下,两下,每次从发根一直梳到发梢。


半轮月亮从浓浓的云雾中显露了出来,只是皎洁的月光也无法照到哨塔里的两个人的脸,那从哨塔的缝隙漏过的月光,透过两人的身子,照在那片稻草上。


两个人的影子在这寂寥的月光下呈现在稻草上,被微妙的角度重叠在一起的影子,看上去却没有一点孤单的感觉。


夜,深了……